第五百零二章 老地方等你

作者:君夜無眠
    宋離故意拉高嗓門,瞬間吸引了附近的學員,很多人靠過來湊熱鬧,想要看林傲怎么收拾宋離。

    對于他們來說,林傲是朱雀一脈的人,地位頗高,又是學院文系的教學秘書,根本就不是宋離這個小菜鳥可以抗衡。

    頭鐵的下場,通常都很慘。

    林傲在學院縱橫多年,人脈極廣,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跟自己說話,尤其是這個毛都沒長全的新學員。

    宋離算個什么東西,以為榜上文詩詩,就等于攀上了大樹,就可以在學員面前羞辱自己。

    自己很快就會讓他知道,后悔二個字到底怎么寫。

    “宋離,以你的身份,對師長說出這種無禮冒犯的話,我可以關你禁閉,又或者交給糾察隊處理?!?

    林傲搶先發難,用校規攻擊宋離。

    文詩詩不等宋離開口,強勢反擊。

    “林傲,這不算什么無禮的話,他只是覺得你很啰嗦,用錯形容詞而已,他還是很尊重你的?!?

    林傲呵呵一笑,看向宋離。

    “文詩詩,你看他那張臉,哪里有半分尊重的意思,我也不是個計較的人,只要他當著大家的面當眾道歉就行了?!?

    四圣學院規矩極嚴,講究尊師重道,如果學員對老師有意見,可以投訴,可以告狀,但是絕對不允許挑戰老師的權威。

    不管什么原因,一旦挑釁老師,都會受到重罰。

    文詩詩怕宋離不懂規矩,頻頻暗示他暫時服軟。

    宋離心知肚明,卻不愿意服軟。

    像林傲這種人,只要自己和文詩詩一天不解除名分,不管自己服不服軟,他都會不停的找麻煩。

    與其在眾人面前丟臉,不如強勢,要有男人的傲氣。

    宋離打定主意,看向林傲。

    “林老師,你也未免太玻璃心了,說你放屁就是無禮,就是冒犯,就要動用校規的大帽子,你這叫濫用職權!”

    宋離目光如炬,強勢反擊。

    林傲向來傲慢,已經給了宋離臺階,沒想到他竟然不服軟,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自己的威信。

    這種刺頭,要是不給他一點顏色,以后還怎么在學院立足。

    林傲上前一步,按住宋離肩頭。

    強大的氣息沿著手腕傳入宋離體內,不斷的沖擊他的五臟六腑,擾亂他的氣血。

    宋離異常難受,胸口傳來陣陣劇痛,仿佛要炸裂似的。

    文詩詩看在眼里,剛想出手,林傲的同伴搶先一步,攔住文詩詩,不讓她有所動作。

    文詩詩是學院外的人,受到的規矩更多,如果她敢動手,唯一的結果,就是被轟出學院,永遠不得在進來。

    無數雙眼睛盯著,她不得不強忍。

    “林傲,放手,他是普通人,經不起你折騰?!?

    林傲哈哈大笑,一臉得意之色。

    “文詩詩,怎么說話呢,我這怎么叫折騰,我是在淬煉宋離,讓他脫胎換骨,不用感謝我?!?

    林傲不斷發力,宋離掙脫不開,臉色越發慘白,巨大的壓力之下,嘴角開始滲出血跡。

    圍觀學員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宋離真是的,本事沒有,嘴巴倒是挺硬的,要是早點服軟,根本就不用吃這樣的苦頭?!?

    “死要面子活受罪,活該,那可是林秘書,連他都敢得罪,還真以為文詩詩能保的住他?!?

    “你看看他,像條死狗一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文詩詩怎么會選這種廢物男人?!?

    眾人七嘴八舌,都在說宋離的不是。

    林傲一臉鄙夷,看向宋離。

    “宋離,別指望文詩詩能幫你,我在給你一次機會,向我認錯,否則你在堅持下去,經脈逆亂,以后連氣都練不了?!?

    林傲沒有胡說,他的確有這樣的實力。

    宋離苦苦支撐,眼看著快要熬不住,卻看見一道熟悉的人影從慢悠悠的晃過來過來,左手叼煙,右手拿著酒瓶,正是羅成。

    宋離拼盡全力,看向羅成。

    “羅老師!”

    林傲聽到這話,呸了一聲,一臉不屑的表情。

    “宋離,你喊羅成那個廢物有什么用,你以為他能幫你,他就是個爛酒鬼,廢柴,他就是站在我面前,我也敢這么罵他?!?

    林傲話音剛落下,羅成已經走到他身后。

    “林傲,我就站在這呢,你盡管罵,我都給你記著,回頭我去找軒轅院長評評理,系教學秘書無緣無故辱罵圖書館館長,看看他怎么說?!?

    羅成喝下一口老酒,笑瞇瞇的看著林傲。

    林傲看著羅成,不得不松開手,一臉尷尬的表情。

    他以為宋離隨便喊喊的,沒想到羅成真來了,他在學院里雖然沒什么地位,人人瞧不起,但卻掛著一個圖書館館長的虛名。

    官大一級壓死人,圖書館館長和系主任同級,比自己要高兩個級別,跟自己是上下級的關系。

    雖然自己不受他管轄,但起碼的尊重要有。

    羅成這個人臉皮極厚,什么事都干的出來,他是有權進出院長室的幾個人之一,天知道他會不會胡扯。

    林傲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只能主動認慫。

    “羅館長,誤會,我怎么敢罵你,是你這個學生不聽話,污言穢語,我才會出手教訓他?!?

    羅成冷哼一聲,相當不滿。

    “林傲,不就說你放屁了,怎么,你放的是金屁不成,還不能讓人說了,宋離說的沒錯你就是玻璃心,這么點破事就打擊報復他,這種事只有娘們才會干,你還敢說自己不是娘炮!”

    羅成陰陽怪氣,振振有詞,周圍頓時傳來一片哄笑。

    林傲自視甚高,號稱第一美男子,最忌諱別人說自己是娘炮,頓時老臉一紅,尷尬萬分。

    “羅館長,這件事到此為止,我就不跟他計較了,我們走!”

    林傲說走就走,相當果斷。

    羅成口無遮攔,天知道他還會說什么。

    等到林傲一行人走遠,圍觀的學員一共而散,仿佛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羅成哈哈大笑,坐在宋離身旁。

    “宋離,怎么樣,我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對付這種娘炮,千萬不能跟他客氣,你干的很對?!?

    宋離一直有些瞧不起羅成,這一回倒是刮目相看。

    “羅老師,我真沒想到,你竟然一句話就把林傲趕走,你看他的模樣,臉都氣成了豬肝色?!?

    “這種半男半女的東西,也就騙騙小女孩,宋離,今晚老時間,我們再過去一趟,那件事我必須得弄清楚?!?

    雖然羅成幫了大忙,文詩詩依然不滿。

    “羅館長,你是宋離的老師,能不能在學業上多幫他一點,不要總是帶他去些不三不四的地方?!?

    羅成笑笑,看向文詩詩。

    “怎么,怕我把宋離帶壞,放心,我幫你看著他,只為你一個人服務,他要是敢亂來,我幫你打斷他的腿?!?

    “羅館長,你胡說什么呢,我不跟你們說了?!?

    文詩詩俏臉一紅,撇了羅成一眼,迅速離開。

    羅成哈哈大笑,撇了宋離一眼。

    “文詩詩不錯,只可惜你們貌合神離,心思并不在一起,既然如此,那你為什么還要跟她假訂婚,四圣學院雖好,但離了四圣學院,未必就學不到你要的東西?!?

    宋離相當詫異,沒想到羅成還有這樣的眼力。

    “羅老師,我的敵人太多,我想盡快得到足以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力量,我知道對不起文詩詩,但我也沒有辦法?!?

    “罷了,年輕人的事,你們年輕人自己處理,千萬別忘記,今晚8點,我還在學校門口等你?!?1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