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親親第抱抱舉高高

作者:綠野千鶴
    “想象中的第一次牽手,會是什么樣子呢?”

    “可能是在小雨霏霏的春天,開滿薰衣草的花田。當他的手牽住我的手,風停雨住,陽光從云縫中漏下來,漫山遍野都是戀愛的芬芳。”

    “我想的是 ,在下初雪的冬天。寒風吹紅了我的手,他抓過來,順勢塞進了自己的西裝口袋,那么穩重,那么迷人。”

    車載電臺播放著訪談節目,新晉的少女組合在暢談自己理想的愛情,順道宣傳她們的新曲《第一次戀愛》。

    坐在副駕駛上的焦棲,偷瞄正在開車的新男友張臣扉。兩人剛剛確立關系不久,還沒有牽過手。搭在方向盤上的手骨節分明,曾經締造出世界大賽冠軍游戲的手,不知道握起來是什么感覺。

    車子開到了別墅區門前,焦棲放下車窗準備跟保安打招呼讓他開門,卻被張臣扉制止了。

    “舍不得這么早放你回家。”張臣扉把車停到路邊,眼巴巴地看著焦棲。

    打從認識這位巨|**先生,焦棲對他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成熟穩重上,頭回看到這副小孩子要糖吃的模樣,頓時心軟了:“那……”

    “能不能,再跟你走一會兒,”張臣扉看看別墅大門里面的路,“我把你送到家門口,好不好?”

    別墅區很大,業主們通常都是把車直接開到自己的門前。如果從大門口步行到焦家,還要走很長一段路。

    聽到戀人直白的不舍,焦棲抿唇輕笑,點了點頭。

    小區里行車的路和步行的路很是不同,行車路筆直寬敞,步行的卻狹窄彎曲。主要是很少有人會步行回家,步道都是用來跑步和觀景的,彎彎曲曲、爬坡過橋。

    剛剛下過一場雨,道路還有些濕|滑。人工小溪上隨意擺著一只圓石頭做橋,張臣扉跨過去,微微蹙眉:“這石頭上有青苔,小心。”說著,自然地伸手去拉焦棲。

    焦棲下意識地把手遞過去,被張臣扉用力一拽,跳過了石頭。

    “我沒在小區里走過,還不知道路這么難走。”

    “挺好,那我們就可以多走一會兒了。”過了小溪,張臣扉仿佛忘了似的,完全沒有放開手的意思,就這么牽著焦棲繼續慢慢地走。

    焦棲這才意識到兩人這是牽手了,溫暖干燥的大手包裹著自己的手掌,火熱的悸動從肌膚相接處傳過來逐漸放大。臉有些發燙,暗罵自己沒出息,二十幾歲的大男人了還因為牽手臉紅。

    抬頭看看走在前面的張臣扉,發現那只露在外面的耳朵也變成了瑪瑙色,忍不住抿唇偷笑。

    兩人傻乎乎的也不看路,就在別墅區里瞎走。像幼兒園小朋友一樣手牽手,走到焦家門口才堪堪放手。

    “我到家了,叫小區管家開電瓶車送你出去。”走了近一個小時才走過來,再折回去太辛苦了。

    張臣扉抿唇笑:“不用管我,快進去。”

    焦棲跟他揮手再見,轉頭回家,猛然看到了正冷眼瞪他們的焦爸爸,嚇了一跳:“爸你站這里做什么?”

    “哼。”

    夢中爸爸的一聲冷哼把焦棲驚醒了,睜開眼,發現自己睡在副駕駛上,車子正在往山上開。

    >

    />

    之前說好以后每年出來旅行兩次,事實上遠超過這個數量。早上張臣扉說想泡溫泉,兩人就直接開車到臨省的溫泉山莊來了。

    “做噩夢了?”張臣扉騰出一只手摸|摸他。

    “沒,夢見咱倆剛談戀愛那時候的事,”捏捏那只依舊溫暖干燥的手,扔下去讓他好好開車,“后來我自己試著走過,其實從大門口到我家只要五分鐘。”

    “咱那不是迷路了嗎?”張臣扉沖小嬌妻擠擠眼,一個漂亮的甩尾將車停在了車位上。

    山上處處都是溫泉湯池,煙霧繚繞。從停車場到溫泉屋,只有石子小路,需要步行前往。行李服務生會幫忙搬過去。

    “炎炎,穿個外套,上山有點冷。”張臣扉下車準備開行李箱給他拿衣服。

    “不用,就幾步路。”焦棲抬頭看看并沒有多遠的小屋,搖頭拒絕。

    然而,山中的溫度變化極快。走到一半,山風呼嘯而來,瞬間吹透了薄薄的襯衫。

    前面有一對小情侶,女孩子穿著裙子,風一吹凍得直哆嗦。

    “冷嗎?”男孩子說著,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給女朋友罩上。

    “你不冷嗎?”女孩子一臉幸福地扯住外套。

    “沒事,我結實。”男孩子笑得燦爛。

    張臣扉看看自家小嬌妻,也問他:“冷嗎?”

    “有點。”

    “都說了讓你穿個外套,偏不聽。”張臣扉絲毫沒有脫下外套給披上的自覺,反倒開始數落。

    前面那對小情侶忍不住回頭看,女孩子有些同情站在山風中微微發抖的焦棲,小聲抱怨:“這人怎么這樣?”雖然都是男人,并沒有誰比誰更強壯一說,但冷嘲熱諷就過分了。

    “一看就是結婚很多年的,根本不心疼了。”男孩子撇嘴。

    女孩子咬住嘴唇,攥緊外套的一角,婚姻果然是愛情的墳墓嗎?多年之后就沒有浪漫只剩互相埋怨了嗎?抬頭再看一眼,卻見那個高一些的男人解開了外套的扣子,從后面抱住了走在前面的愛人。

    “不穿外套,那就活該要被我抱著了,我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哦。”張臣扉用大衣裹緊了焦棲,大熊套小熊地拱著他往前走。

    “別鬧。”焦棲有些不好意思,但這懷抱太暖和,又舍不得掙開。

    張臣扉將下巴擱到小嬌妻肩膀上,美滋滋地從那對目瞪口呆的小情侶面前路過,小聲跟懷里的人咬耳朵:“年輕人,還是太嫩。”

    焦棲悶笑,用手肘戳戳他:“抱了這么多年不膩嗎?”

    “怎么可能膩,要不是為了賺錢養家,我巴不得天天在家里跟你做連體人。”

    “像個膏藥那樣嗎?”難以想象每天貼在自己背上的張臣扉是個什么模樣。

    “不,像個楔子那樣……哎呦,你再打我一下試試!”

    “怎樣?”

    “再打我,不給你暖了。”

    “幼稚鬼……”

    “嘿嘿……”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