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2章月光下喝酒(書號:220443

第12章月光下喝酒

作者:會飛的
    現場的所有人,都過了許久才清醒過來!高飛的霸道囂張狠辣,讓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悚然!對夏小雨心懷念頭的那些小區男人,見此一幕,都乖乖收斂了心思。

    路虎不愧為豪車,乘坐舒適,沒有半分的顛簸感,車上還響著高飛先前開啟的阿黛爾專輯,他知道夏小雨心里很亂需要安靜,想要關閉音響,卻被夏小雨擋住了,“繼續放,挺好的,我想聽?!?

    高飛點了一下頭,“想去哪?”

    “你是誰?為什么幫我?”

    “你可能忘了,我父親的案子是你幫忙偵辦的,雖然過去了很多年,我一直記得你,想不到竟然在一個小區,那些錢就當我借給你的,什么時候有再還,沒有也無所謂,我爸說過遇到你一定要還這個人情?!?

    高飛眼皮不眨的解釋道。

    雖然夏小雨對高飛一點印象沒有,但因為當警員辦的案子太多,接觸的人太多,對這個解釋倒是沒有起疑。

    “能帶我去海邊兜風嗎?”

    夏小雨眼睛紅著道,我見猶憐。

    “能,需要多少碼的速度?”

    高飛問。

    “能讓我麻木和發泄的速度?!?

    夏小雨說完閉上了眼。

    高飛想了一下將速度逐漸提了上去,到了環海路之后,車窗打開,蔚藍的大海一望無際,清新略帶腥咸的風吹來,車速一下飆升到了一百二以上,并且還在逐漸加快!

    后推力讓夏小雨緊緊的貼在座椅上,但她卻沒半分的緊張慌亂,臉色還是那么的死寂。

    她確實被傷的太深了……

    十幾分鐘后,她開始低聲的抽泣,然后就是忘我的瘋狂哭喊,頭發凌亂,鼻涕淚水橫流,完全沒有了以往的英氣,現在才是真正的她,現在才開始坦露出心底掩藏的傷!靈魂深處的無助!

    高飛有些心疼,同情。

    但他卻沒減速,也沒試圖勸慰她,高飛清楚,她需要發泄,需要自我調整,別打擾就是此刻對她最好的幫助。

    路虎就如一道流星,在環海路繼續馳騁,到了頭之后,再回轉繼續,阿黛爾沙啞優美,仿佛能擊中靈魂的歌曲也在循環,這位名聲大噪的女歌手,似乎有與夏小雨相似的過往。

    前男友劈腿,她酗酒抽煙、暴飲暴食,也寫出了《19》《20》這兩張專輯,橫掃排行榜,身價飆升!這簡直堪稱“丑女無敵”式的翻身勵志故事,這歌聲透著一個女人的悲傷故事,也像藥劑一樣治療著夏小雨傷痕累累,血淋淋的心。

    兩個小時后,發泄結束的夏小雨沉沉的倚在車座上,睡著了。

    淚痕掛在她精致的臉蛋上,睫毛還是濕潤的,也許只有夢里她才能解脫。

    高飛繼續開車,點燃了一根煙,而此刻他從心里心疼這個女人,渴望給她一個肩膀,她太累了。如果換做以前,高飛也許會殺了吳帥這個人渣!

    但現在他不能,因為在國內。

    又過一個小時,車速放慢穿過市區,回到了兩人居住的小區。

    高飛本不想驚醒對方,卻沒想車子剛停,夏小雨就醒了,包里拿出濕巾她擦了一下臉蛋上的淚痕,倔強的撐起一個苦澀的笑容道:“讓你見笑了?!?

    “沒事,請問小姐準備怎么支付車費?現金,刷卡,還是肉償?”

    高飛嚴肅的道。

    夏小雨一愣,終于忍不住笑了一聲??匆娝α?,高飛也放心了,知道她還發泄之后已經舒服多了。

    “走,我請你喝酒?!?

    夏小雨道。

    “去哪?”

    高飛問道。

    “去吃水煮魚,又辣又熱再喝點扎啤才叫爽?!?

    夏小雨笑道,只是沒想到高飛卻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一個好地方,走我帶你去,保證滿意!”

    “真的?”

    “當然!你要是不滿意,我肉償?!?

    高飛輕佻道,夏小雨笑了,一時間仿佛美的能醉倒人。

    奔馳車停在樓下,高飛與夏小雨去旁邊超市買了冰鎮易拉罐啤酒,又買了一堆袋裝花生米香腸以及鹵肉,路邊攤子上買了麻辣鴨脖,豬頭肉還有涼菜等等,高飛一人提著兩個大方便袋,領著夏小雨繼續朝前走。

    十幾分鐘后,兩人就坐在了附近最高的恒宇大廈的樓頂。

    四十層的高度,遠處是漆黑的大海,頭頂是閃亮的星星,夜風吹來下面燈火闌珊,似乎心一下就敞開了舒服了!夏小雨的臉蛋透著興奮,很滿意這個喝酒的地方,拿起啤酒咕咚猛飲了好幾口,道:“謝謝你高飛?!?

    “客氣,如果你想要肉償,我給你機會?!?

    高飛很賤的道。

    夏小雨再次被他逗笑了。

    兩人繼續喝酒吃菜,誰也不說話,自有一種意境充斥周圍,夜是具有魔力的,白天偽裝的,心里掩蓋的,此刻都能放下來,徹底的輕松,一直喝了四五罐之后,夏小雨臉色酡紅的道:“想聽我的故事嗎?”

    “如果你想說,我就做一個合格的傾聽者?!?

    高飛道。

    “反正是個很賤,很倒胃口的故事?!?

    夏小雨道。

    “跟我這種人比賤,你有資格嗎?”

    高飛挑逗道,夏小雨笑了,這個幽默的男人,總是能適時的化解彼此的尷尬,繼續喝著酒,看著遠方被燈光照亮的街道,似乎在追尋過往,然后開始慢慢的訴說自己的故事。

    聽的很仔細的高飛,似乎忘了去接林云蕊下班的事情……

    殊不知對方惱火的自己打車回家了!

    醉酒烹情,愁腸更濃。

    不知不覺兩個小時的豪飲后,夏小雨便醉的一塌糊涂,睡在了樓頂,夜風很涼,怕對方感冒高飛背起她就朝樓下而去。通向樓頂的鐵梯上本來有一個鎖著的門,卻被高飛一腳踹開了,來的時候四下無人,而下去的時候,卻不巧碰見了兩人。

    這兩人明顯是居住在大廈頂樓的,眼神均是多疑的看向了高飛!

    “干什么的?!”

    精壯的平頭男子道,聲如金鳴,威壓很足!

    上前一步,雙眼如刀如刃,寒光迸發!

    “管你屁事?!?

    高飛輕描淡寫回了一句,背著夏小雨就欲朝樓下走去,只是這男子卻沒讓路的意思,直接兩腿鐵橋橫跨擋在了樓道邊,大手更是頃刻朝高飛肩頭抓去!

    這一抓看似簡單,卻凌厲如鷹爪,肉掌內凹,骨節錚錚!指甲更如捕食的貓,突出如寒刃!手臂與后背迅疾之間,一拉一伸就如上膛的子彈,爆發出了駭人的力道!

    只是高飛僅看了一眼。

    見鷹爪抓來,他腳步沒停,肩頭瞬間便是一抖!鷹爪落下,剎那便如觸電抽了回去,臉色變得鐵青驚懼,再沒敢對高飛第二次出手,眼睜睜看著他背著夏小雨沿著樓梯朝下走去。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