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64章答應(書號:220443

第164章答應

作者:會飛的
    墨清秋大驚失色,怎么也不會想到李錦身上竟然會帶著槍,直接只身就是擋在了高飛跟前,看著李錦,“李錦,你瘋了!”

    “清秋,你給我讓開!”李錦生氣的說道,一臉生氣的看向了墨清秋身后的高飛,“你如果是一個男人就別躲在女人后面,滾出來,讓我殺了你!”

    墨清秋又是要開口說話卻是被身后的高飛輕輕的拍了一下肩膀,隨即就是見到高飛一臉微笑的將墨清秋拉到了身后,看向了李錦,絲毫不懼,“李錦,我最討厭別人拿槍威脅我了,可是你偏偏朝我這最討厭的地方來,你說,你這是不是找死?”

    高飛身后的墨清秋瞬間就是愣住了,因為她在林塵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強大憤怒的氣息,看來高飛是真的生氣。

    李錦剛要開口說話卻是高飛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眼前,下一刻本能就是提醒李錦危險來了,剛準備扣動扳機高飛已經是將他手中的手槍奪了過去,直接就是扔在了地上,隨即高飛一腳就是狠狠地踩在了手槍之上。

    那手槍在高飛狠狠的一腳之下已經是直接成了粉碎,這讓李錦直接就是看得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高飛竟然能一腳就將自己的配槍給踩成了粉碎,隨即就是又聽到高飛的聲音傳來,“不知道部隊中私自攜帶配槍,還用配槍來殺人會是什么罪名?”

    李錦面色一變,聽了林塵的話后也是有些懼怕起來,不過隨即就是冷哼一聲,看向了高飛,“高飛,看來我是低估你了,不過,這事兒我不會放過你的?!?

    李錦說完直接就是轉身離開了,高飛身后的墨清秋也是有些驚訝的看向了高飛,“高飛,你這是怎么做到的?”

    高飛淡然一笑,“這就是哥的實力,一把手槍而已,很容易的?!?

    李錦逃一般似的就是來到了一處酒吧之中,墨清云隨后也是來到了酒吧,看著一臉憤怒的李錦在狂喝著烈酒,這讓墨清云也是有些好奇,于是就是出聲問道,“李錦,你這是怎么了?那個高飛呢?”

    “我打不過高飛,”李錦想到剛才高飛一腳踩碎了他的配槍心里就是感到有些害怕,“至少他能將我的配槍一腳踩碎,這個我不行?!?

    墨清云聽到了李錦說的話后直接就是愣住了,他說什么?“李錦,你是說,高飛一腳踩碎了你的配槍?你的意思是你把部隊里面的配槍給帶出來了?”

    李錦點了點頭,“我這也是為了以防萬一?!?

    “你糊涂!”墨清云勃然大怒,“將配槍帶出部隊那可是天大的罪,你是真的不想在部隊里面待了!”

    李錦面色難堪,“不待就不待吧?!?

    “你!”

    高飛回到了別墅之中,林云蕊正哼著好聽的歌曲在廚房中做著美味佳肴,高飛壞壞的一笑,躡手躡腳的就是走進了廚房,輕輕的就是從身后摟住了林云蕊那性感的腰肢。

    突然從身后貼上來的高飛可是著實讓林云蕊嚇了一跳,不過看到高飛的時候就是臉頰一紅,試著掙扎了幾下發現根本沒用,“高飛,別鬧,我還在做菜呢!”

    一口熱騰騰的氣息吐在了林云蕊雪白的脖子上,這讓林云蕊更加害羞不已,心跳更是加速起來,整個人就是無比的緊張起來,“高飛,別,別鬧?!?

    “我哪里鬧了?”高飛一笑,輕輕的開口就是咬在了林云蕊細嫩的耳垂上,而林云蕊瞬間就是感覺全身觸電了一樣,“高飛,你?!?

    高飛一看林云蕊這反應就是知道自己似乎有些太心急了,看來林云蕊還是沒有能完全接受自己,“云蕊,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云海酒樓恢復到當年的時代的?!?

    林云蕊渾身一震,沒有想到高飛竟然會說這個,隨即咬了咬牙似乎下了什么很大的決定一樣,“高飛,等,等云海酒樓徹底的穩定下來了以后,我,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

    高飛自然明白林云蕊口中說的試試是指什么了,受寵若驚,“云蕊,你真好?!?

    一個晚飯,高飛自然也是不放過林云蕊,弄得林云蕊好一陣嬌羞,這一頓晚飯吃的時間很長。

    高飛終于是回到了房間之中,剛躺在床上摸出手機,高飛就是愣住了,上面多了一個陌生賬號發來的消息,這讓高飛面色一變直接就是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手機屏幕。

    拳頭微微緊握,高飛的心情逐漸有些復雜起來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金三角傭兵團著名的傭兵團之中的猛獸傭兵團竟然會來到華夏來尋找自己,“媽的,看來離開了傭兵團這個保護傘之后還真是一個麻煩的事兒?!?

    第二天清晨,高飛早早的就是起床鍛煉身體起來,剛吃過早餐來到公園中跑步的時候,高飛就是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公園之中,不過看起來卻是有些凄涼。

    高飛好奇的走了過去,坐在公園椅子上的人正是美女警察夏小雨,這么久不見了高飛卻是發現這個夏小雨神色似乎有些哀傷,高飛微微一笑就是坐在了夏小雨的身邊,“看起來我們的美女警官似乎有心事兒,不知道介不介意告訴我?”

    夏小雨一怔,出神的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高飛竟然會忽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一把就是直接撲進了高飛的懷中,這讓高飛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的夏小雨并沒有穿上一直穿著的警服,反而換上了一身有些性感的衣服,夏小雨撲進高飛的懷中高飛能感覺得到夏小雨在小聲的哭泣著。

    這讓高飛有些無奈,輕輕的拍了拍夏小雨的背脊,就如同在安慰一個小孩子一樣,“夏大美女,你,這是怎么了?你這樣讓我可是有點兒尷尬啊,男女授受不親?!?

    夏小雨這才緩緩的從高飛的懷中離開,漂亮的大眼睛已經哭得有些紅潤起來,看著高飛,“高飛,我,我失業了?!?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