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85章三天時間(書號:220443

第285章三天時間

作者:會飛的
    “繼續?這還用繼續?胡總都因為說謊中邪成間歇性的啞巴了,還不能說明問題嗎?事實上,胡總收集的資料里漏掉了一個很關鍵的部分,那就是我這么做的動機和原因是什么?!?

    “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做那些也都是忍無可忍之舉,這一點以在做的能力,只要想要了解的話,就一定能夠輕松的了解到的。我在這里就不再贅述,不再浪費大家的時間了?!?

    高飛沖林沈心微微一鞠躬:“感謝林董事長的厚愛和信任,肯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加入xx集團。林董事長的為人相信大家都比我清楚,林董事長會做毫無根據和理由的事情嗎?”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不少的人,很多人都被眼前得到的高飛的信息所誤導,認為高飛是個沒有專業技能、沒有生活閱歷、剛畢業的大學生,絕對不適合這個職位。

    所以很多人不相信高飛,更沒有往深里去想。

    現在被一提醒,略一思付就覺得有道理。林董事長從來都不打沒有準備的仗,而且平日里為人十分的寬厚和謙和,很少像今天這樣極力并且執意的推舉高飛擔任安保經理的。

    事實上林董事長的態度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了,若是高飛真的是表面資料上的那樣,是一個無用之輩,林沈心又怎么會如此的對其執著,甚至不惜在董事會上力排眾議,面子都拉下來支持他?

    這說明眼前這個閱歷普通的青年,肯定不簡單,至少背后隱藏著秘密,帶來的價值也至少會和安保經理這個職位是相當的。

    畢竟林董事長還以精明著稱,是一名出色的商人,鮮有看錯人做錯事情的時候。

    如此一想,再聯想到之前李總和胡總出人意外的表現,以及高飛這段時間來干出來的出格的事情,眾人看向高飛的眼神,不由的都凝重和認真了許多。

    說明很多人已經開始正視高飛,并且已經有一部分人拿出手機,吩咐下去要調查高飛了。

    不少的人看向林沈心,似乎想要從林沈心的神情之中看出寫什么來。但是他們失望了,因為林沈心臉上什么都看不出來。

    但是高飛扯著他的虎皮在這里說話,而他沒有阻止,很多人心里也已經明白了。

    就連梁寬仁都沉默了下來,決定先緩一緩再說,不想正面和林沈心起沖突。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除了有一部分人和在下有利益沖突,一定要反對我,阻止我。更多的人是懷疑我的能力,是否能夠勝任如此重要的職務?!?

    高飛頓了頓,表情嚴肅了許多:“所以高某人必須要做出一些事情來,證明自己有這個能力,三天,給我三天時間,我一定會給在場諸位一個滿意的答復?!?

    “三天,這……”

    “就給他三天時間,看看他能怎么證明自己?!?

    “三天時間倒是也能夠接受,就是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年輕,履歷又著實不能看。三天是不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他算個老幾,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張狂年輕人而已,上來就要三天的時間。證明自己?有什么可證明的,證明自己是個靠裙帶關系上位的白癡嗎?”

    “就是,也不知道董事長選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什么深意在里面。他簡直就是個只會打架斗毆的街頭混混,難道讓街頭混混來負責安保工作嗎?”

    “呵呵,的確是搞笑。我們xx集團要要向黑社會交保護費了?這也太不堪了吧?”

    在座的股東們開始竊竊私語,高飛耳朵微微一動,捕捉一些細微的聲音,在場的竊竊私語很難逃過他的耳朵。

    他大概的聽了一下,還是有很多人在懷疑他的能力,認為他要這三天的時間,就是緩兵之計,純粹就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更有人在其中惡意的詆毀高飛,要阻撓高飛。

    高飛特意的留心了一下這些人,大概記住了這些人的長相。要是這些人的立場,只是單純的出于為公司著想、出于對他的不信任、出于羨慕嫉妒恨也就罷了。

    要是他們一門心思的想要阻撓他,那么到時候新賬老賬咱們再一塊兒算。

    高飛翻開了心里的黑本本,先給這幾個人記上一筆,尤其是李總和胡總兩個,記了濃重的一筆,潑墨揮毫的一筆。

    “咳咳,諸位有什么意見,說說看吧?!逼菝貢人粤藘删?,提議道。

    本來一名秘書在這么重要的場合,是沒有什么話語權的,但是戚秘書不一樣,更沒有人提出半點置疑,以及對這種情況有意見的。

    因為這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會議中,林沈心有些時候不說話,就會由戚秘書來說。

    這么做的理由是,出了一些事情,林沈心的可進可退,立于不敗之地。這樣也讓對手苦惱,不明白林沈心的具體意圖。

    眾人面面相覷,都在等待著有人第一個開口,出頭鳥也不是誰都愿意做的。

    “老梁,你看怎么樣?”林沈心突然開口,看向梁寬仁,臉上的笑意依舊,不過卻給人的感覺卻強勢了許多。

    似乎不是在征求意見,而是在通知自己的決定。

    梁寬仁被點名,似乎覺得有些意外,看了林沈心一眼,才正了正身體,不咸不淡的說道:“那就這么辦吧?!?

    下面竊竊私語的聲音已經沒有幾個了,連梁寬仁如這樣說了,其他人還能夠說什么?

    看起來今天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陣,會以林沈心的堅持而勝利。

    當然梁寬仁也不會讓林沈心勝利的這么容易的,他干咳了一聲,看了對面的人一眼。

    對面一名穿著黑色西服,謝了頂的中年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開口道:“既然林董事長和梁董事都說話了,那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吧。不過即使有林董事長極力推薦,也不能違背我們公司選人唯賢、能力第一的原則,要是高先生的確是有能力勝任這個職位,履歷和年紀都不是問題,要是高先生的能力的確不足的話,那么……”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