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92章禮尚往來(書號:220443

第292章禮尚往來

作者:會飛的
    郝主管感到自己一邊的肩膀都快被卸了,又麻又疼,連忙忍著痛挪開步子躲了。

    “郝主管你躲什么?我還能把你怎么樣?事實上我是想跟你道歉的,讓你變成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是我的不對。都怪我反應太快了,否怪我練過,所以才讓郝主管這么狼狽,真是不好意思了?!备唢w一本正經的“道歉”。

    郝主管心里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牙根都有些癢癢了。

    高飛這個混蛋哪里是在道歉,分明就是在變著法兒的諷刺他,看他的笑話,打他的臉。

    “沒,沒事兒,不打緊的?!焙轮鞴苌斐鍪帜サ袅四樕系囊黄枞~,掏出面巾紙火急火燎的擦臉,卻疼的嘶嘶倒吸涼氣。

    他的臉上和脖子里被熱水燙傷了,需要去處理一下,稍微一碰觸就覺得鉆心的疼。

    “哦喲,郝主管疼不疼?所以說嗎,以后要記得講公德,要記得不要這么大的脾氣,否則受傷挨疼的人可是你自己。幸虧哥們我反應快,不然的話就讓美女受苦了,對不起了郝主管,畢竟我不能看著美女被燙傷而無動于衷?!?

    高飛聳聳肩,開啟話癆模式,氣死人不償命:“不過這樣怪不到我不是,誰知道你脾氣這么大,三句話不對路子,就直接潑人一臉水。今兒個又不是潑水節,再說了潑水節也沒人破熱水啊。要是潑水節上有人向郝主管你這么調皮的話,可能會被人給打死的哦。哦對了,摔破了你的杯子真是”

    郝主管被氣的呼吸逐漸粗重,卻只能閉著嘴生悶氣,默默的整理自己身上的茶葉,脫掉別弄臟的外套,讓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的狼狽。

    現在他一個人可不敢和高飛懟,因為高飛太厲害了,剛才那些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且高飛威脅他,他只有做啞巴的份兒。生怕再說什么,被“打死”了。

    “郝主管真是對不起了,您感覺怎么樣?要不要我去叫人送你到醫院去?”屈海桐心里暗爽,但表面上的樣子還是要做的,

    可不是嗎,剛才要不是高飛眼疾手快的話,現在受傷的可就是她和高飛了。

    “不,不用了,都是我的錯。對不起我之前心情很差,動怒了,不是針對你們的。對了,你,你們是誰?”郝主管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不認識這兩個人,于是開口問道。

    高飛知道他在明知故問,所以也就做好了要看戲的準備。

    只可惜對方是個沒有天賦的演員,觀眾一眼就能看穿他拙劣的演技。

    “哎呦喂您都不知道我們是誰,就敢給我們頭上潑水???你這心也真是夠大了的,脾氣更大。我是不是得去問問你們財務部的員工,是不是被你虐待的人有很多?”高飛抓住話柄,繼續落井下石。

    “沒,沒有,不是這樣子的。實在是今天我心情不好,一時沖動才這樣的,平常我不是這樣的,不信的話你們可去問財務部的員工,真的?!?

    郝主管可不敢帶這頂帽子,這么大的帽子扣下來的話,夠他滾蛋好幾回了。

    高飛點頭:“這話我倒是信。那么恰好今天我來了,你就氣的要潑茶水的程度了,我倒是想知道知道你因為什么而生氣,郝主管氣大傷身啊。而且你沖我們倆潑茶水的時候,那叫一個快準狠啊,你是故意的吧?郝主管我倆似乎也沒有的罪過你吧?你至于如此的苦大仇深嗎?”

    郝主管連忙搖頭,牽動了燙傷,疼的他直呲牙:“不不不,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一時怒火攻心沖動,沖動了,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連你們倆個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和你們有仇,要往你們身上潑熱水的?”

    “嗯,這聽著似乎很有道理,我就姑且先相信了。反正最后遭殃的也是你,我就不過多的追究什么了。只是我這一身新的阿瑪尼,就被你這么毀了,你總得賠給我吧?”

    說著高飛把自己的西服外套丟了過去,直接蓋在了郝主管的頭上,郝主管手忙腳亂的扯下來,有摩擦到了傷口,疼的直冒汗。

    “好,好我賠,我賠,都是我不好。你們還想怎樣?”

    “五萬!”高飛伸出了一巴掌,一臉要碰瓷敲砸,吃定你了的表情。

    郝主管一咬牙,這西服看上去檔次不低,但估計最多也就是幾千塊的樣子。而高飛卻一開口就是五萬,這就是**裸的打劫。

    “這,這也太貴了吧?我不信,你把發票拿來我看看,否則我……”

    “嗯?你有意見?我說它值五萬,他就值五萬。要是少了一分錢,我跟你沒完。咱們來談談華夏文明,你潑了我,弄壞了我的衣服,是不是要陪我錢?不想陪我錢是不是?那咱們還有論的道理,禮尚往來懂不懂?不想賠錢或者少賠錢可以啊,你也讓我潑你一身水我就饒了你。怎么樣這個提議好吧?你要選那樣,干脆點?!?

    高飛一本正經的講道理,眼神看向角落飲水機,走了過去按了一下加熱鍵:“別著急,這水要等會兒才開呢,你還有些時間用來考慮,到底選擇那個方案?!?

    “你,你,你不要太過分了。這里是林氏集團,不是你這種人敲詐勒索的場合。你不要無理取鬧了,否則我就報警了?!焙轮鞴軈柭暫鹊?,不過卻十分的色厲內荏。

    高飛聽了不痛不癢,手扶上了飲水機,真氣鼓蕩,水桶里面的水就頓時翻滾起來,像是大鍋煮沸水,很是醒目。

    接著他一把拔下了水桶:“那我就幫你選擇了,那五萬塊我也不要了,來來來你也讓我潑你一杯水,咱們就算扯平了。之后咱們再談其他的公事兒,哎,你躲什么躲?你是男人嗎?我真是瞧不起你,你剛才不是挺兇挺厲害的嗎?”

    郝主管抱頭鼠竄,高飛的一杯熱水,就是那一桶熱水是,這要是被砸一下,就算砸不死,也得燙出個重度燙傷來不可。

    這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臥槽,這混蛋小子怎么跟個瘋子一樣?”郝主管心里不禁大罵,有些后悔之前的舉動了。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