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341章有人下毒(書號:220443

第341章有人下毒

作者:會飛的
    宋雅柯白了一眼,郁悶的想,我哪里要說感謝的話了,這人不僅道德有問題,而且還自戀。她也無奈的將酒抿了半杯。

    黃永拍手稱贊,“你們二人能將開始的誤會轉變成今日的情誼,我很是欣慰?!?

    他將一杯酒一飲而盡。

    高飛說:“是啊是啊,我也為我們能有這樣的友誼而高興!”

    說完,他沖著宋雅柯挑了挑眉頭。

    但是,宋雅柯卻覺得他的笑容怎么這么猥瑣。

    其實,昨天黃永將高飛為了救自己的事情細細訴說了一番,甚至冒著危險來截擊住挾持她的車,她聽了心中還是有一份感動。

    雖然高飛這人常常喜愛觸犯法律,但是也是見義勇為之人,喜歡為別人出頭。就為了這俠肝義膽的性格,宋雅柯也漸漸對他沒有開始那么厭惡了。

    只是高飛一直自戀著,這讓宋雅柯建立起來的好感都壓在了心底。若是自己抬抬他,估計他能飛上天。

    今天看到了高飛猥瑣的笑容,得意的神情,果然如她所想,高飛就是這樣的人。

    黃永一番添油加醋的說,就是為了緩和他們二人的關系,畢竟高飛這樣的人才,以后可能會有大用。

    光是其身手,就將警察局的精英甩了幾條香榭麗舍大街。而且高飛的身手還在不斷的增進,昨天他露出的幾招,與之前第一次相見時,已有了很大的精進。

    畢竟這個社會上,這樣好的年輕人已然不多了。

    黃永對高飛是越看越欣賞??!

    但是為什么宋雅柯不領情呢?這也讓黃永頭疼不已。

    這小丫頭就是要強,對于她不喜歡的事情,那時無論如何也不會喜歡的。說白了,就是犟。

    服務員敲響了門,將最后一道湯端了上來。

    高飛敏銳的注意到了這次服務員的手微微發抖,這細微的抖動,放在一般人的視野中無法發現。

    但是高飛卻發現了,他有些好奇。

    黃永親自為高飛乘了一小碗湯,而宋雅柯為黃永乘了一碗湯。

    當黃永端起湯來的時候,高飛一聲喝,“不能喝!”

    黃永的手停滯在半空中,眼睛露出疑問的神色。

    高飛從懷中掏出了一根銀針,將銀針伸進了湯里。

    對于高飛掏出銀針的行為,黃永頗為驚奇,因為他尚不知道,高飛還會針灸的功夫。

    空氣如凝滯一般的寂靜。

    過了兩分鐘,高飛再次將銀針拿出來的時候,銀針的針頭上盡顯黑色。

    看到了這番景象,驚慌之下,宋雅柯將手中的碗給打翻在地。

    一聲脆響。

    “砰!”

    門外傳來了一陣巨響,闖進來了一群古惑仔。

    他們進來后,卻發現了黃永和高飛目光注視著他們。

    他們都以為這碗摔碎的響動是行動的暗號,可是卻發現了眼前的幾個人并沒有任何中毒的征兆。

    黃永在一群古惑仔的面前,氣勢絲毫不弱,直接將座椅一推,座椅倒地,“你們想干什么?知道我們是警察嗎?”

    那群古惑仔中為首的一個年輕人說:“你們這幾個警察,勞資就是來找你們的!”

    “想必你們是才出來混的吧!”

    黃永用手將頭發一捋,那黑色油亮的頭發將飽滿的額頭露了出來,他慢慢的說:“我是專門打擊你們這群混混的刑警隊隊長!”

    那古惑仔頭子是一個年輕人,頭發撇著幾縷綠毛,“管你是誰?你們昨天將我大哥給收拾了,今天我就要替大哥報仇!將你們都給收拾了!”

    那綠毛從腰間抽出一把砍刀來,立即就砍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盤子都蹦了起來,滑落得七零八落。

    由于黃永今天是出來吃飯,也沒有特意佩戴槍。而此時面對這一群不知輕重的小伙子,還真的是有些棘手。

    對方可都是真槍實彈的,而自己和宋雅柯雖說身手可以,但是面對這么多攜帶武器的人,赤手空拳不可能打贏,甚至脫逃都成了麻煩。

    那綠毛沖著黃永喊道,“看你老小子挺囂張的,是頭頭吧!我就先拿你開刀!”

    話說到這,他突然話鋒一轉,“不過,你要是能從我的胯下鉆過去,我也許可以放過你!”

    說完,他回頭沖著自己的兄弟們哈哈大笑。

    一眾古惑仔都笑了起來。

    黃永此時在想著辦法,暗中將電話拿出來,想要聯系人。

    但是,綠毛的一位小弟發現了此舉,立即將黃永手上的手機奪了過來,踩在腳下,一腳下去,手機報廢了。

    黃永差點沖出去,想要將那人一頓暴打,他的青筋暴起,不過下一秒,一把砍刀就架在他的脖頸上。那冰涼的感覺透徹全身,汗毛都掉落了幾根。

    宋雅柯此時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紫,深深的擔憂黃永。她阻止道:“你們不要傷害我師傅,我們是警察,你們這樣明目張膽襲擊警察,是犯法的!”

    她說出這最后一句話,都是底氣不足。

    因為那砍刀閃著寒光,就架在黃永的脖頸上,看著就足夠驚心。她擔心自己說話重了,惹怒了這群不要命的人。

    這些古惑仔都是年輕人,看來也是混不剛久,血氣方剛的沒有什么輕重,下手也顧不得那么多。這些人正是屬于危險群體。

    宋雅柯這點經驗還是具有的,少年犯發起瘋來殺戮的程度不亞于一些成年人,甚至還要厲害得多。

    黃永脖子冰冰冷冷的,不過渾身還是使不出勁來,誰叫他為了今天的感謝宴,特意準備了濃烈的酒,這酒勁道真大,不過喝了兩三杯就上了頭。

    要是擱在平時,這幾個混混還能讓他們囂張嗎?他肯定是掄起板凳,就砸過去。

    黃永的腳步不穩,砍刀在他脖子上,他還是一個踉蹌,身體就順著背后的墻倒了下去。

    他喘著粗氣,腦袋暈暈沉沉的,一面嘴上罵著:“你們這群小混混!”

    那綠毛剛才看見了發聲的宋雅柯,渾身一震,這小妞長得是真好看,而且身材前凸后翹,雖然穿著是運動裝,但是依舊遮蓋不住那豐滿的身材。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