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343章報仇(書號:220443

第343章報仇

作者:會飛的
    那綠毛的臉色瞬間變了,高飛短短時間內展現出的功力驚艷絕世,他幾乎沒有看到高飛的身影移動,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這還是人嗎?

    綠毛身體不住發抖,咽了一大口唾沫,對高飛恭恭敬敬的說:“這位大哥,我真沒做什么,我倒是想做什么,不過你宛如天神降世一樣,突然就出現了!”

    高飛知道綠毛也沒做什么,但是卻嚇到了宋雅柯。單憑這點,他就要將綠毛狠狠地懲治一番。

    “你嚇唬我們的小警花!雖然沒做,但是想了,也是不行!”

    綠毛冷汗連連,什么,想都不能想嗎?

    高飛照顧著宋雅柯,沒有回頭,那綠毛嚇得不敢再為非作歹了,眼見高飛沒有盯著自己,他一揮手,示意撤退。

    可是,他的前腳剛邁出,一個酒杯就砸在了他的頭上,他的頭立即起了一個紅色的大包。

    “??!誰?”

    高飛嚴厲的說:“站著別動!”

    這一句一出口,綠毛就真的站在了原地,不敢動彈。他不知道這酒杯是從哪里來的,而且自己躡手躡腳,怎么就被發現了?

    他不能以常人來揣度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他后悔得腸子都青了,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勁了,偏要為大哥報仇,惹上這么個神一樣的對手。早知道結局會是如此,他是被槍指著,也不敢來。

    其實綠毛倒也不是真的來為大哥報仇的,而是聽聞了昨天他大哥挾持的那個女警察膚白貌美,而且身材完美。他的小弟將消息匯報給他,他實在按捺不住,急急的就跑來了。

    雖然他玩過不少女人,但是女警花還沒有玩過,一定非常刺激。正是這種驚喜的感覺驅使著他,前來為大哥“報仇!”

    宋雅柯這時眼睛緩緩睜開,映入眼簾的是高飛的面孔,她特意往后面閃躲。

    高飛笑著說:“你沒事吧!來,先坐下,就等著看好戲吧!”

    宋雅柯并沒有多說,此時的氣氛十分的詭異,那些古惑仔的氣勢弱了許多,變得極度的恐懼。她驚訝的看了一眼高飛,毫無疑問,正是高飛,讓這些古惑仔都變成了小綿羊。

    她雖然難以相信,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對高飛也是有了一絲的敬佩和感激。

    高飛這才緩緩回過頭,頗為玩味的看著綠毛,慢慢的走到他的面前。

    每當高飛往前走一步,綠毛的腿都彎曲一下,當高飛走到他的面前時,他的腿不住抖動。此時他全然忘記了逃跑,甚至不敢多動,大氣也不敢喘。高飛剛才的命令,對他來說就是死命令。

    高飛繞著綠毛轉了一圈,“聽說你來是為了昨天的事情?”

    綠毛吞吞吐吐,“是……不是……”

    “你想為你大哥報仇?”

    “不,不敢……”

    高飛突然拍到綠毛的肩頭,綠毛就像是一個稻草人,縮了下去,差點站不直摔到了地上。他的小弟還算忠心,在一旁伸出手來將大哥扶著。

    他的小弟本來可以逃走,但是此刻都沒有離開,而是陪同綠毛大哥,到底是年輕人,熱血男兒,兄弟之情血濃于水。

    “你不是很硬氣嗎?怎么嚇成這番樣子?你要來給你大哥報仇?來吧,我就在這里!”

    高飛站在原地,挺出胸膛,將手背在身后,意思就是在說,我就在這里,想來就來吧!

    但是,綠毛是斷然不敢動手的,他知道自己若一動手,就上了當,自己估計也就沒了半條命。

    空氣靜靜的停滯著,一秒一秒極為黏稠,粘在人的身上,過得很慢很慢。

    高飛利用剛才的時間調理了自己的真氣,將酒勁給壓了下來,所以才保持不動。而綠毛萬萬不敢抬頭,屏著呼吸,靜靜的等待著高飛的下文。

    他的頭皮發麻,識時務者為俊杰,他心想只要保持謙恭的態度,在這樣變態對手的手下,還是可以保住半條命的,而且他也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高飛將那砍入桌子中的砍刀扔到了地上,將一杯酒端給了綠毛,“喝下這杯酒!”

    綠毛一激動,以為是喝了這杯酒,就可以走了,他急忙從高飛的手中接過那杯酒,一飲而盡。喝完了,一直盯著高飛,只要高飛一開口,他就一溜煙溜走。

    高飛卻冷冷的說:“你這次竟然敢襲擊警察,可知道觸犯了什么法律嗎?”

    綠毛一想,完了完了!高飛絲毫沒有饒過自己的意思,雖然他處處表現的極為恭敬。但是這樣子,也是有好處的,比如高飛想發火,卻看見綠毛如此的乖順,這怒火無處發作。

    黃永從醉酒中醒來,惺忪的眼睛睜開,瞳孔聚在了一起,“高飛??!高飛!”他摸著頭,腳底起伏,磕磕絆絆的站了起來。

    綠毛的眼睛注視著這位警察,他剛才的行為很不恭敬,這若是算起賬來,恐怕自己會很慘。他內心希望這警察酒醉,記不清剛剛發生的事情。

    高飛扶著黃永,“永哥,你怎么就喝醉了?酒量還是差一點??!”

    黃永頭腦昏昏的,不好意思的說:“是啊,我確實有些醉,不過這酒是真的純正!”

    黃永指著綠毛,問道:“你怎么回事,襲警是嗎?別看我喝醉了,剛才發生的事情我記得一清二楚?!?

    望著黃永平靜如水的表情,綠毛慌了,他不是害怕這警察,而是害怕高飛。

    高飛將桌子一拍,“什么,你竟敢襲擊我的永哥!”

    綠毛整個人的毛都豎立了起來,他聽到了高飛的這句話,渾身一激靈,一股重壓壓在他的心頭,而且那實質的氣勢噴涌而來,一時之間,將他的衣服都吹得抖落。

    高飛暗運真氣,拍了桌子,那氣流順著掌心處,向四周擴散。

    綠毛瑟瑟發抖,他突然就跪了下來,“大哥,我知錯了,請放過我吧!”

    這并不是沒有骨氣,而是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他無法選擇,只有一個詞出現在他的腦海里,屈服!

    高飛說:“永哥,交給你處理了!”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