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344章一直喝(書號:220443

第344章一直喝

作者:會飛的
    黃永義正言辭的說:“這些古惑仔一天天為非作歹,而且還敢襲擊警察,真是太不像話了!全部都拘留,查清他們的案底,有案子在身的,該判刑判刑,沒有案子的,也要拘留一段時間,觀察其表現!”

    他處理這些事件很有經驗,分分鐘就安排好了。

    以綠毛帶頭的古惑仔都暗自低下了頭,他們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在高飛的實力面前,他們都心驚膽戰,瑟瑟發抖,哪里還有心思投入戰斗?

    黃永說完,就撥通了電話,那警車的鳴笛聲不久就響起,進來了一群警察。

    “黃對!”

    一個年輕警官脫下帽子。

    黃永指了指綠毛等人,“這些古惑仔你都抓去!按常規處理!”

    等綠毛等人押解進了警車后,黃永才坐了下去。

    宋雅柯坐在了黃永的旁邊。

    “小宋,你沒事吧?”

    宋雅柯搖了搖頭,“是高飛救了我?!?

    高飛聽到宋雅柯終于承認自己救了她了,心中很開心,一激動又喝了一杯酒。

    宋雅柯看了高飛一眼,似乎不敢注視他的眼睛,輕輕的說了聲:“謝謝!”

    這誤會終于解散了,宋雅柯也清晰的對高飛為人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當一個人在最真實的環境下,才能切實的感受到那種觸手可及的感覺。

    黃永像是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問道:“那小子的大哥是中彈身亡,與你無關吧!那小子應該去尋找那狙擊手報仇才對!”

    高飛笑道:“不錯,但是那小子真的是想報仇嗎?他只是以此為借口,展現他的義薄云天罷了!只有這樣,才能在小弟的心中建立起一個偉岸的形象,讓小弟們對他更加信服和尊重?!?

    黃永竟然沒有想到這點,當高飛說出后,他連連點頭,或許事實真是如此。那小子的表情上從來沒有傷心二字,又何來的報仇之談呢?

    高飛打趣道:“永哥,看來你酒量不行,今后要小心了,對手要對付你,一杯酒就足夠了!”

    黃永卻認真了,“什么,你不知道你永哥的稱號嗎?江湖人提起我,只豎起一根食指。知道什么意思嗎?”

    高飛笑著搖搖頭。

    “一直喝!”

    黃永似乎回憶起了當年的風光事跡,臉上滿是崢嶸歲月的滄桑,“當年我可是所向披靡??!”

    “好好好,我信我信!”

    就在這轉手之間,高飛已經將好幾杯酒都送入口中,他修煉的功法的緣故,喝此酒就如同水一樣,但是卻真真切切的能嗅到酒的醇香。

    黃永驚訝的盯著高飛的手,那手將一杯一杯的酒送入他的口中,他幾乎看呆了,因為那手速之快,就好似不像是在喝酒,而是在喝水一般。

    宋雅柯也看直了眼,她從未見過擁有如此海量的人。這酒還是她剛才買的,特意從一家老字號買來的十年的醇香酒,酒勁十足,剛烈無比,任喝過兩三杯的人都無法阻擋。

    她原本想好好灌灌這高飛,然后酒后吐真言,看這高飛到底是什么目的,為人怎么樣,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若是被黃永知道了她有這個心思,恐怕黃永就很不高興了。

    但是,高飛喝得越來越來勁,似乎沒有一絲的阻滯。這反而讓宋雅柯的心愿都落了空,還讓她非常驚訝。

    黃永本來讓宋雅柯去買三年的純釀就足夠了,但是她卻另懷心思,買了思念的陳釀。

    如此,黃永的酒量才會顯得如此的不堪。

    但是,他未發現,只是覺得高飛的酒量驚人,倒是大開眼界。

    “高兄弟,你不打算歇歇嗎?”

    看著高飛一杯接著一杯的喝酒,黃永的喉嚨滾動,好奇的問道。

    高飛嘆了口氣,“喝酒當然要喝醉了,不喝醉有什么意思?”

    他搖了搖酒瓶,卻發現沒有酒了,哀嘆一聲,“看來這次又不能喝醉了!”

    黃永對于高飛的驚訝是一道接著一道,開始的驚人身手,還有那出眾超群的車技,接下來是這無人可及的酒量。每一件事都刷新著他的認知,讓他大開眼界。

    “高飛兄弟,你真的沒事嘛?”

    高飛的腳步踉蹌,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黃永實在不放心,對著宋雅柯說:“小宋,我實在不放心高飛,你幫我將他送回家吧!”

    宋雅柯略有為難,但是想起了高飛剛才救她的場景,也算是還了這個人情了,于是便答應了。

    高飛聽說宋雅柯要送他回家,是一件他無法相信的事情。

    “你愣著干什么?還不上車?”

    宋雅柯冷冷的話語響起。

    高飛這才真切的相信了,他急忙笑瞇瞇的上了宋雅柯的小車,而且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

    “我家在六環邊界的紫韻小區!”

    高飛將手里的錢租了一套房子,方便居住,畢竟現在住在學校已經不合適了,而且有一個新的天地,也有了一種新的生活。

    宋雅柯爽快的答應了。

    高飛時不時顧盼,宋雅柯的雙眼一直緊緊的盯著前面的路,目不斜視,高冷的臉頰上毫無表情。車載mP3放著輕柔的鋼琴曲,她的眼神也同這曲子一樣柔和,眼眸如水。

    “宋警花!你是不是對我有偏見?”

    高飛見宋雅柯一直很冰冷,而且也絕不說話。

    宋雅柯幾乎面無表情的說:“沒有!”

    “那你最近來大姨媽了?”

    宋雅柯懶得理會這樣的人,原本還好好的,突然就問這樣下流的問題,實在是令人討厭。她認為高飛到底是令人厭惡的人。

    高飛不依不饒,“你的脾氣確實不好,應該是月經不調,不過,我可以給你開一幅藥,相信你很快就能康復!”

    宋雅柯剎車,???,一氣呵成,冷冷的說:“你可以下車了!”

    高飛轉頭一看,這周圍的場景他不認識,“這不還沒到呢嗎?你師傅不是說要將我送到嗎?”

    “我有說要送到嗎?”

    她將目光冷冷的放在了一邊,斜視著外面的行人。

    空氣中的冷意越來越重。

    高飛一看這樣糾纏下去不是辦法,于是就哀嘆了一聲,“哎,真是世風日下??!”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