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365章上當(書號:220443

第365章上當

作者:會飛的
    梁寬仁問道:“三萬?”

    尖聲男搖了搖頭。

    梁寬仁說:“三十萬?”

    他立即起身,準備不干了,這原價就是三十萬,而他們竟然在之前的原價上翻了一翻,這樣明顯是搶劫嘛!

    尖聲男拉住梁寬仁,笑著說:“坐下來慢慢商量!這不是對你很重要的嗎?”

    梁寬仁心中一陣厭惡,但是想到了除去高飛這個眼中釘,似乎還可以忍受。

    他坐了下來,冷冷的砍掉一半:“我最多再加十五萬!”

    尖聲男說:“二十萬!”

    梁寬仁嘆了一口氣,他不想再與這兩個出爾反爾的人交流了,于是輕輕點頭,當即就將自己攢下的錢轉出了五十萬,轉給了尖聲男。

    那邊他從尖聲男手中接過底片,急忙裝進了口袋里,匆匆走了。

    而墨鏡男和尖聲男滿心歡喜,收到了錢,是五十萬??!是不少,他們去往別的地方,足夠花一段時間了。

    墨鏡男為尖聲男豎起了大拇指。

    梁寬仁來到了照片店,準備將底片洗出來。突然接到了一個緊急的電話。

    是他的徒弟徐宏打來的。

    自從高飛當上了安保部的經理之后,徐宏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頭了,他不甘心屈居于高飛之下,就和連紅玉辭了職?,F在,梁寬仁也不知道他們二人在何處。

    徐宏突然打來了電話,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梁寬仁接過了電話,問道:“是小徐嗎?”

    電話那頭的徐宏說:“是的,梁師傅,我有一件事要通知你!”

    “你最近在哪里干什么呢?也不給師傅說說!”

    徐宏嘆了口氣,“自從林氏集團辭職以后,我和阿連找了一個新的安保工作,雖然沒有在師傅那里好了,但是也算可以,還能生活!”

    語氣中透露著無奈和辛酸。

    梁寬仁也嘆了一口氣,“是師傅沒有幫好你們!你們很優秀,本來經理之位就是你們的!”

    徐宏也說道:“就是,憑什么那個新來的野小子就當上了經理,而且他才畢業,入職也沒有幾天。那個林沈心就對他如此寵信,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梁寬仁說:“誰叫這里林氏集團呢?他在公司的資歷最老,威望最重。不過,你們也別傷心,師傅會幫你們報仇的,只要我在公司的一天,就不會讓他好過,你們放心吧!”

    尚在工作的徐宏聽到了梁寬仁如此說,心中暖暖的,眼淚一時涌了出來,聲音也變得有幾分的哭訴,“多謝師傅了!”

    “大男人不要哭了,整得師傅我也想……”

    雖然只是打電話,但是言語中流露出的感慨,讓他們都感動了。

    “你不剛才說有事嗎?說唄!”

    徐宏這才想起了他所要說的正事。

    他連忙將眼淚擦了擦,“哦,對了師傅!我工作的這地方是一個大酒店,叫做欣半月酒店!”

    “嗯嗯,我聽過,很有名的一個大酒店!聽說后臺很硬!”

    “對,陳氏集團的陳總經常來這里吃飯!”

    “昨天,我值班的時候,突然看到了高飛和陳總來這里吃飯!”

    “什么?”梁寬仁聽到了這個消息,猛地一震。

    “那高飛沒有認出你嗎?”

    “沒有,我沒有在門口執勤,我在二樓的樓道里,但是我可以看得到樓下的動靜!”

    “??!”梁寬仁悔得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這樣,他就可以讓徐宏拍照片了,還用得著花了五十萬買來這幾張照片嗎?

    雖然五十萬對他來說并不多,但是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這樣憑空消失了,他也有些心疼。

    “你怎么不早說??!”

    徐宏說:“我也是昨天突然被調到了這家酒店的!以前是在一家小酒店工作,還是那家酒店的經理推薦給我的?!?

    “哦,那連紅玉呢?”

    “他啊,他還在原來的那家小酒店!不過,他若是干得好,估計不幾天也可以來這家欣半月酒店了!”

    “對了,我主要想問高飛怎么和陳總關系如此好呢!都在一起吃飯了而且據聽說,他們昨天還都沒回去,睡在了酒店里!”

    “還有這種事?”

    梁寬仁不禁覺得惡心,他雖然不是歧視同性戀,但是對于這種做法也是看不慣的,而且是他討厭的人做這種事情。

    徐宏問道:“你看這高飛是不是別有用心??!他和陳總走得這么近,對我們林氏集團是不是別有用心???”

    “你都不是林氏集團的人了!怎么還我們我們的!”

    徐宏想起自己口誤了,不過他對于林氏集團還是心存感激的,正是在林氏集團的工作,讓他認識了梁寬仁,讓他學會了很多。甚至可以說,他的整個青春都獻給了林氏集團,這能不愛嗎?

    梁寬仁點頭,說:“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的,你就放心吧!對了,你要好好的,改天有空師傅請你們吃飯??!”

    “好的,師傅再見!”

    梁寬仁掛斷了電話,他默默的將手機揣進口袋里,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徐宏和連紅玉都是他一手培養的,那兩個人的印象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回蕩著。

    那些曾經的記憶涌上心頭,他不知不覺間,對于高飛的恨意又加重了。

    他將所有的事情都算到了高飛的頭上。

    “對了,老板,幫我將這些照片洗出來!”

    那老板接過底片,“十五分鐘后來??!”

    梁寬仁去旁邊的咖啡店繼續點了一杯咖啡,此時細細品來,苦澀正是適合他的心情的味道。

    那老板拿過照片,一看,這竟然是**女人的照片,他嘆了一聲,“現在這人打扮得人模人樣的,怎么干些這樣的事情!”

    他將照片裝進了封閉的袋子里,扔在了一邊。

    等梁寬仁來取時,他直接打開了袋子,嘴角露出微笑拿出了一張照片,一看卻傻眼了。

    “什么?”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老板,“你是不是給我掉包了?”

    那老板說:“你來打印這種照片卻不想承認?”

    被那老板這樣一反問,梁寬仁便知道了,是自己上了當。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