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431章坦白(書號:220443

第431章坦白

作者:會飛的
    高飛和陳雪琪探尋山道的一些路,等到回來的時候,卻突然發現了門上釘著一張紙條:“若要救人,孤身摩登天空!”

    高飛將紙條攥緊手中,知道這孫家的人找上門來,而且根據這句話,王先生也許已經被抓走了。

    一陣悲風吹過,樹葉婆娑作響,高飛心中也隨之作響,心中恨恨的道:“這孫家的人真是不知好歹!”

    陳雪琪見高飛面滿怒容,嘴中嘟囔著什么,于是好奇的問道:“高飛哥,怎么了?”

    高飛將紙條裝進了口袋里,展開緊蹙的眉頭,輕聲道:“沒事!你問你父親什么時候派船過來?”

    陳雪琪聽了,“哦”了一聲,拿出電話,卻又問道:“為什么我們不能自己坐船回去呢?”

    高飛深深擔憂,但是又想到可能事情瞞不住了,必須要說出孫家狼子野心的事實了,而且王先生這件事,事關重大,想必無法瞞過陳雪琪了。

    現在說出,也只是先令陳雪琪有一個心理準備而已,以至于不會太突兀。

    高飛深吸了一口氣,笑道:“你覺得孫家的人怎么樣?”

    陳雪琪納悶怎么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了,有些不知所措,不過表情已經變得有幾分慌亂了,她似乎預感到了什么,便有幾分緊張。

    “我與他們只是小時候來往過,自出國后,也斷了聯系了,這孫龍騰兄弟倆,我只小時候見過,之后從未見過!”

    高飛好奇了,“這么說,他是突然冒出來對你滿是熱情的嗎?那你可知道他的性格或是脾氣?”

    陳雪琪微微搖了搖頭,鼓著大大的眼睛,光芒四散,直直盯著高飛看個不停。

    高飛將高聳的鼻子壓下了一點,將嘴唇收進嘴中,一幅深思的表情,眼睛卻落向了地面。

    “你知道嗎?我們為什么會被困在游輪中,而游輪為什么會突然出事呢?”

    陳雪琪咬了咬手指,眼睛卻從未躲避,一直緊盯著高飛,悄聲道:“難道是與孫家有什么關系?”

    高飛輕輕點頭,仿佛在說一件很不愿意揭露的事情,嘆息道:“這孫家的人狼子野心,不僅要對付你,而且還想順便對付我!”

    陳雪琪驚訝捂住嘴,眼睛一直在抖動著光,“真的嗎?不可能吧?”

    高飛推開門,“先進來再說吧!”

    “你可知道孫龍騰邀請你去游輪的目的嗎?就是為了控制住你,至于控制住你做什么,那后面的事情可想而知?!?

    聽到這里,陳雪琪的表情微微一變,這后面的意思不言而明了,她雖然沒有表現得過于激烈,但是沒想到這情況如此復雜,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而且她不能清楚的記得,她是怎么登上游輪的。這其中的曲折無法明晰,便令她為之一寒。未知的最為恐怖。

    陳雪琪的目光忽而飄忽,想說些什么,但是一時又不知從何說起,便將話咽了下去。

    高飛知道如此蒼白的話無法令陳雪琪信服,于是便無奈之下,將手上的紙條遞給了陳雪琪。

    陳雪琪皙白的玉手慢慢打開,一看那白紙黑字,心撲通撲通亂跳起來。

    “什么!王先生被抓走了?”

    高飛臉色陰沉,淺淺的點頭。

    陳雪琪驚訝道:“不可能吧!這孫家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怎么會如此明目張膽?太過分了!”

    她的美目怒視前方,嗔怪這些個孫家的人,一時想不通為什么孫家的人要這樣做,等到聯系了前面高飛所說,這才回過神來,幾分質疑的道:“難道孫家的人想對付你?”

    高飛神色輕松,雖然是面臨這請君入甕之計,卻絲毫不為之動容,而是暗中籌備著一切。

    陳雪琪見高飛似乎心不在焉,心有所想,于是好奇的問道:“高飛哥,你不會真的要去吧?”

    雖然她對于這陰謀的出發點還不是那么了解,但是看高飛的神態,似乎有些要去解救王先生的樣子。她倒是先對高飛的安危擔憂起來,畢竟在這xx島上,孫家的勢力到底有多么大,沒有人能夠知道。

    “你不要去吧!高飛哥!答應我!”

    陳雪琪的聲音減弱了幾分,含有默默的神情,似是撒嬌又似是不舍,總之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留戀著高飛。

    高飛搖了搖頭,知道陳雪琪這是為他擔心,心中竊喜,但是依然面不改色,嚴肅道:“雪琪,王先生是為了我們而被抓走,我怎么能坐視不理,再說他們的目標只是我而已,只要我去了,其余人就安全了!”

    高飛自信的笑容從嘴角綻放,站起來手背在身后,閑庭信步道:“而且,你也知道的,以我的身手,他們根本不可能將我怎么樣!”

    陳雪琪的眼睛呆看著高飛,雖然感覺有些不妥,但是高飛的表情是那么的輕松瀟灑,便真的讓人覺得高飛去救出王先生,猶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不過,她的想法醞釀了一會兒,急忙又搖頭,眉頭淺淺的蹙成一道彎,嘆道:“哎,不能夠,我讓我的父親打電話,質問這孫家的人是什么意思,相信就能解決了吧!”

    “沒用的!”高飛堅定的道,“就算是打了電話,他們只需要死不承認,你父親也沒有什么辦法,畢竟兩者還有生意的往來,關系不可能鬧得太僵!而且,據我所知,孫家的人敢做,就一定有著巨大的陰謀在前方等著我們!”

    陳雪琪深吸了一口氣,聽高飛所說,不禁感到渾身一凜,一陣風吹過,刮起了地上的報紙。窗外的天色也漸漸暗下來,一股濃重的迷霧漸漸升起,似乎黑暗又要統治這個世界了。

    此時,房間里一片寂靜,陳雪琪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半天沉迷在這陰森的想象中,這孫家的陰謀,多么恐怖如黑洞般深沉無底。

    高飛正色道:“雪琪,今晚你安心睡覺!我等會給你安排一個房間,剩下的就交給我了!”

    陳雪琪沒有想到今晚竟然會有突變,“啊”了一聲問道:“那怎么辦?”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