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435章難以入眠(書號:220443

第435章難以入眠

作者:會飛的
    高飛說著說著,腦海中就浮現出孫安的陰鷙面孔,心中陰森寒冷。

    陳雪琪也撲簌衣服,“今晚的濕氣真重??!”

    高飛二話不說,直接將外衣脫下,給陳雪琪披上。

    “再堅持一會,馬上就下山了!”

    縱是漫長的路途,他們也不覺得寒冷了,而是很快就走了出去。

    眼前出現了霓虹燈的色彩斑斕之景,高飛和陳雪琪都心生歡喜,走得更加快了。

    等到酒店時,他們卻沒有身份證,自然少不了一陣麻煩。

    最后不得不請陳龍申出面打電話,給酒店的經理開口,才為他們開了特殊渠道。

    等到了酒店房間里,陳龍申又打來了,問了問情況如何?怎么會到酒店來???

    陳雪琪一時語塞,看了看高飛。

    高飛接過電話道:“陳總不用擔心,只是前來接應我們的船什么時候來?”

    陳龍申語氣顯現憂愁,“這孫家的人真不是東西,竟然暗中阻撓我,這xx市的警務人員說是最近有什么冷流,為了避免危險事故發生,不允許派船下海!你說這怎么辦?”

    高飛便覺得不好了,看來孫家的人這次是志在必得,已經與陳氏交惡了。

    “我這里會想辦法的,不過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你一定要堅持住,只要你們在王先生的家中藏好,他一定會善待你們,你們只需要等幾天就好了!”

    高飛看了一眼陳雪琪,欣然答應道:“好的,你放心吧!”

    等掛了電話,陳雪琪問道:“可是王先生已經被抓了,這可怎么好?”她雖然語氣緊張,但是內心卻不似那么緊張。畢竟在海外一個人生活多了,各種大風大浪也見得慣了。

    高飛笑道:“今天先好好休息休息吧,明日我自有辦法!”笑意若有若無,轉瞬又消失。

    陳雪琪卻覺得高飛真乃奇人也,如此落魄危機之境,竟然還能想出對策,那有多么難,也只有身在居中的人才能體會到。

    陳雪琪還想多問,但是覺得多問下去,也沒有必要了。只是聽到高飛的話語,很有安全感,也不覺得這孤身困于xx島有多么恐怖了,也相信王先生一定能平安無事的。

    高飛躺在沙發上,“我睡沙發了!”

    說完,就閉著眼睛躺在沙發上。陳雪琪瞥了一眼,只見他一臉怡然之態,相當的鎮定從容,于是自己也洗澡睡覺了。

    高飛現在體會到這孫安計謀的完備之處,簡直是險象環生,一環接著一環,環環相扣,無非就是要擒住自己。

    他嘆氣搖頭,心想自己還是要去救出王先生,否則就是不仁不義之人。這怎么可以?而且王先生對他們確實很友好,這樣的好人,自己不可能見死不救。

    忙活了一天,高飛困意卻不是很足,而只是閉著眼睛休息。

    夜晚時分,在酒店的經理辦公室內。

    一位精干的年輕人打電話悄聲道:“孫長老,那小子帶著一個女孩,已經入住酒店了!”

    孫安在電話另一頭道:“是不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和那個長相平平卻有著冷酷氣質的小子?”

    那年輕人不住點頭,聲音依舊很細,“是,準沒錯!就是他們!在9216房間!我時刻給您監控著呢!”

    孫安坦然的笑道:“好,你隨時給我監控著,聽我指示!”

    孫安此刻坐在車后座上,剛從別墅中出來,卻驚奇的發現了那些特種兵都暈睡過去,怎么也叫不醒,又是一番忙活,令人潑冷水、掐人中,最后才醒過來。

    他從那些特種兵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種挫敗的感覺,這讓他的壓力陡增,想要擒住高飛,必須采取萬全之策。

    孫安即使知道高飛的位置,但是還是不會動手的,因為王先生在他這里,他知道,高飛一定會來的。

    這便是請君入甕之計的厲害!

    孫安便驅車回去了,與孫龍騰好好籌備這一大戲。

    深夜人的思緒最為活躍,高飛知道孫安會給自己充分的休息時間,而在摩登天空等待自己,那里將會上演一場激烈的斗爭。

    高飛心里不為救出王先生等人擔憂,最為擔憂的便是之后的逃跑路線,要在短短的時間內,在這遍地是孫家眼線的xx島,逃出去是多么困難!而且陳龍申目前也沒有很好的辦法,還需要等待幾天,這些都是變數??!變數難定,這可不是人力可為。

    越是憂慮,越睡不著了。高飛雖然明白船到橋頭自然直的道理,可是眼前一絲希望都沒有,明天就要去闖那龍潭虎穴了,身后之事和后路都沒有準備好,怎么能放心呢!

    高飛一個人怎么都能逃走,可是若是舍棄下陳雪琪等人,他便不是高飛了。

    陳雪琪似乎也沒有睡著,雖然她看起來不管不顧,但是將那些事都藏在內心,包括高飛偶爾的蹙眉和憂愁,那深深的憂郁,還有現實這情況,都不得不讓她陷入了一種深沉的思索中。

    深夜不知怎地,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也眨了起來,如同夜幕下明亮的星星。

    她倏忽下床,披上衣服,走出了房門。

    外面躺在沙發的高飛被驚起,他回頭一看,正是陳雪琪。

    “你怎么?”

    陳雪琪道:“你也沒睡嗎?”

    高飛見陳雪琪似愁眉不展,便安慰道:“沒事,你安心睡覺吧!我在這里守著!”

    陳雪琪被這真誠的寂靜的話語感動,眼淚忍不住涌了出來,她已經許久沒有回去,好好睡一個安穩的覺。對父親的思念之情,從寂寞的夜冒了出來。

    周圍不算太暗,月光的明朗偷偷探進來了幾分,于是彼此之間,也能看得清輪廓。

    陳雪琪那美目流轉,尤為動人,輪廓是鴨蛋臉,嫵媚多情,我見猶憐。

    高飛遲疑道:“你怎么了?別害怕,我是你父親特意讓來保護你的!”

    盡管此時身處無比安全之地,陳雪琪卻覺得暗波洶涌,難以抵擋,聲音有幾分柔弱道:“高飛哥,雖然那些個危險的場景我沒有見到,但是我都能感覺得到!”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