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437章摩登天空(書號:220443

第437章摩登天空

作者:會飛的
    高飛暖暖地一笑,“這事明天再說吧,今晚還要休息儲存些體力?!?

    陳雪琪卻依舊站在原地,根本不想離開。

    “乖乖,快去睡吧!”

    陳雪琪執意不能讓高飛孤身闖入龍潭虎穴,那其中的艱辛九死一生的危險,那自然是一道鬼門關。

    陳雪琪就不明白高飛怎么看起來跟傻子似的,還執意要去,明明是鬼門關,百思不得其解。但是蛛絲馬跡中可以看出,高飛的淡定和自信,并不是憑空產生的。

    陳雪琪微微發怒,一定要守住高飛,不能夠令他去送死。

    可是,就是在這樣嚴肅的環境下,陳雪琪美麗的眼神注視下,高飛竟然發出了“呼?!钡暮ㄋ?。

    “什么?”陳雪琪湊近了近,細細一看,高飛還真是睡著了。

    她氣得想要將高飛打一頓,可是想到高飛今天累得不行了,便轉身氣呼呼回房間去了。

    在房間中,她打電話給自己在xx島的姐妹,雖然很晚了,但是電話還是通了,她們說好后,就掛了電話。

    陳雪琪雖然不認同高飛的計劃,但還是照做了,否則的話會破壞高飛原本的想法,也實為不妙?,F在,她非常相信高飛,已到達了無不遵從的地步。

    陳雪琪的心跳得更加厲害,在無盡的黑暗中,她一個人陷入了孫家的陰謀圈套中,前后左右都涌出來黑衣人,還有惡犬,齜牙咧嘴,隨時準備撲過來咬噬她。

    在一只棕黑毛相見的惡犬撲來之際,陳雪琪看到了那血盆大口,里面紅色的血肉,嚇得她大聲尖叫,手將被子攥緊了。

    這才知道自己是做了噩夢,將汗擦了擦,卻意外的發覺四周一片寂靜。

    “高飛!”

    她悄聲喊道。

    過了一會,不見動靜,她又輕輕喊了一聲,依舊寧靜。

    這時,黑夜的森然之氣擴散開來,陳雪琪將被子裹得更緊了,她心里縮得緊緊的,眼神飄忽著想要往四周巡視,卻又不敢看。

    黑暗中眼睛看不清一點東西,她又對這個房間的構造不是很熟悉,但是房間外到底有什么,她擔憂高飛,卻又害怕未知的一切。

    終于,她經歷了一番內心的斗爭,裹著被子踏步出去,挨著墻慢慢摸黑前進,手觸碰到了燈的總控,將燈打開。

    瞬間整個房間大亮,懼意也隨之消退了。陳雪琪走出房門,借著燈光,她怕吵醒了高飛,于是躡手躡腳走過去,一看,心不免一驚,沙發上哪里還有高飛的身影?

    高飛不見了!

    陳雪琪一下子慌亂了,她從未感覺有如此急迫的緊張感,瞬間腦子有些懵了,愣在原地,半晌之后,才想道:“會不會是餓了買東西去了?”

    陳雪琪向給高飛打一個電話,可是打通了,茶幾上卻傳來電話的鈴聲,。

    高飛走之前并沒有拿電話!

    這是什么意思?

    陳雪琪憂心忡忡的想著:“臨走不拿電話,這是故意的嗎?還是有什么急事,慌忙之下忘記了?”

    她不禁變得十分緊張,睡意全無,現在還是凌晨十分。

    “這可怎么辦?”

    陳雪琪慢慢將窗簾拉開了一條縫隙,看見窗外的樓下,車水馬龍,燈光輝煌,外面的世界依舊很繁華,人煙并不稀少。

    “高飛,你去哪了?”

    陳雪琪對著窗外輕輕的呢喃。

    “我不能坐以待斃!”

    陳雪琪急忙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拿走了高飛的手機,但是又想到高飛還會不會回來,又不肯走了,還是覺得要再等一會兒高飛,才放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著,陳雪琪心急如焚,度日如年,焦急卻無可奈何。

    高飛自從酒店出來后,一直謹小慎微,防止別人發現他的行跡,一直走沒有監控器的地方。還好他對地形十分敏感,于是左藏右躲,終于在不驚動一個人的情況下到了酒店外面。

    到了酒店外面還不省心,他懷疑這巡邏的保安交警,其中也有孫家的眼線。

    在這里,人家的地盤上,可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大意。

    只是,臨走前,他還是有些不放心陳雪琪,但是又不能明著告訴她,否則會生出多余的事端,那便有擾大計了。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沖了出來,對陳雪琪又有些放不下。

    高飛特地不拿手機,就是怕陳雪琪打電話催促,那就會延遲了自己的節奏。

    越到關鍵時候,越不能亂了陣腳。對付這樣老奸巨猾又勢力龐大的對手,切不能出一點差錯,俗話說“差之毫厘謬以千里,”若是出了一點錯,那就會被無限的放大。所以,各種情況,高飛都必須考慮在內,才能無往不利。

    這也是他在歷年的任務中總結的經驗。

    摸著小巷子,一路疾跑,向著摩登天空出發。

    既然孫安已經言明了摩登天空一見,那么這里必然會發生一場巨型的戰役。高飛有這個預料,摩登天空就是孫家最為強盛的一處基地。

    高飛坐上了一輛出粗車,“摩登天空!”

    那出租車師傅長長的看了一眼高飛,然后一聲不吭,將高飛拉到了摩登天空。

    姹紫嫣紅的燈光照射在地面上,高飛下車著地,那出租車一腳油門,就立即竄了出去,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高飛回頭望了一眼,又抬頭看向眼前的這棟霓虹燈耀眼的大廈。

    “摩登天空”四個閃閃發亮的大字仿佛架在夜空上,高飛將那四個大氣磅礴的字收盡眼光,泰然自若的過了街,緩步走了進去。

    門外的保安身穿黑色皮大衣,墨鏡映著一些光,白色手套伸了出來,在調動著附近的車輛停到恰當的位置。

    那保安正在停車,無意間瞥了高飛一眼,雙眼就離不開了。這個人無比熟悉,他一拍腦袋:“想起來了!”

    他急忙從懷中掏出電話,眼睛從不離開高飛,時刻監控著高飛的動向。

    他的眼前飛過一輛汽車,可是下一秒,高飛的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這讓他非常不解,不過電話此時已經打出去了。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